• 2017-05-12棉花糖

    到点就走是我下班的作风,嘴里说着是要培养老板准时的下班概念,实则是因为上班这件事,渐渐磨练出的一脸厚皮。

    最近睡前总要和小白打闹嬉戏好一会,才能义正严辞赶紧刹车终结,下令睡觉。想想我们从青春期就相识了,谁能料想到十多年以后,我们俩会是现在这样的关系。

    晚上做梦,频频梦见爸妈窘迫的情形。醒了以后只觉的内疚心疼的感觉。相爱相杀的和妈妈度过了第一段一起旅行的日子,想来还能在回来的高铁上一起吃着冰淇淋,一起拍照,已经实属不易。前脚刚埋怨好母亲的一些习惯和看法,转眼又备受自己良心的谴责。应了Evelyn那句,你这个性格也是够自己辛苦的。

    总不敢想象能有出国工作生活的机会,至今还是不敢想太多。不过还是打心底向往。小白说,理想的生活,是我能经常逛买手店,花钱不觉得心疼的日子。真好,那我也要加油了,至少不能掉队。

    几十年以后,我们还是要晚上一起躺在床上打打闹闹昂~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   
     
     
  • 2017-04-18四月

    张鑫问我,姐,怎么好久没看你来了呀?

    我说,因为我懒。

    他笑笑无言以对。

    原本只想奔跑十分钟的我,因为一旁倚着一个推销的健身教练,硬生生假装自己没那么柔弱,多跑了好久。

    潮湿闷热的空气中夹杂着新闻联播,教嘻哈舞的年轻小伙子一直比着剪刀手打着拍子,健身房内肌肉萎靡的教练们,更衣室一张张马赛克脸正穿脱着衣服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   
     
     
  • 2017-04-01花火

    小胡在对桌吐着电子烟圈,话梅糖味的白色烟雾从桌面那边蔓延过来。

    这个下午仿佛又回到好几年前的状态,听着歌春风佛面。某一天早上迎着金黄色的阳光踩着自行车上班的路上,突然觉得现在这段时光,应该会是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光之一。希望而立之年是黄金时代的开启,也希望和小白在黄金时代能奔跑许久许久。

    最近开始画眉,修容。李主任说我像第二春来临了一样。我偷笑。谁也不晓得我现在心里的满足荡漾。

    嘿,你好吗?

    我很好。

     

       
     
     
  • 2017-02-17来来往往

    中午和大牛一起吃了顿饭。依旧是虹梅食堂的日式餐厅,吃完了依旧也是穿过城市超市回到公司。她在她经常抽烟的靠窗蹲位抽了根烟,看着烟灰往下飘洒,其实我一度有些出戏,想着这样做会不会不好。卖着尼泊尔的宝石,找着英语老师的工作,梦想着2年后能在清迈开家旅拍青旅。挺好的,真的。至少听着觉得很丰富。她说想在胸口再纹双翅膀,我问她纹身疼吗?她说:疼。

    下午的办公室有些沉闷。腰间整个冬天囤出的救身圈硌着难受。年前编织的留学梦迅速的抛在了脑后,想都没敢再回想一下。离开这座城市终究是个梦想。

    越来越写不出东西了。感觉像在等待这个时刻到来一样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   
     
     
  • 2016-12-14闹肚子

    做梦一样的一次旅行。就像早晨出发的那堵巨人城墙那样的虚幻。我仿佛就活在了ins的那些照片里,只有在那个时空里光鲜亮丽地存在过。回来之后,只有充满香气的甜食和海洋气息的零食才能拯救回一丝丝的幸福感。有些低落,有些迷茫。

    上网找到了在那常吃的零食,还有大阪民宿里好闻味道的洗衣液,换了在那用的洗发水,还有一台新的吹风机。我更加迷茫的开始质疑那场旅行是否存在。

    时差倒了三天,在凌晨填满甜油口味的东北菜中,感觉到了乏味。到站了,醒醒了。就这样吧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   
     
     
  • 2016-10-17麦烧

    我常会心心念念一种零食,叫麦烧。上师大的教育超市仍然有卖。挤压型膨化食品。

    今天下午开始,我们做回了穷人。只吃的起2块8的劣质零食,只能在岸边看着人工湖中划船的人们。不过仍然满心欢喜。没有人会在意一分一厘的得失,此刻的片刻心满意足便可回忆很久很久。

    昨晚裹着毯子气呼呼的入睡,梦到再次与前男友谈起了恋爱。依然混沌糟糕。

    闻着一路的桂花香,踩着脚踏车回家的日子真爽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   
     
     
  • 2016-07-17hi

    过了刚开始工作的紧张期,反倒是周末开始总是过份的忧心。终于在昨天,你犯了偏头痛,我听见脑后干脆的崩裂声,然后做了一场有关工作的梦。

    蠢蠢欲动的购物欲始终被内心的纠结所压治,每天起床睡前翻一遍收藏夹变成了日常,但我从未购买过一条夏日的蓝色大伞裙。

    遇见初次见面的人,开始变得不会去正视她的眼睛。交际这个问题随我总是很轻飘随心意,时而好人,时而大恶人。想起前段时间误入的一个局,回家后上吐下泻不服了很久,至今。如今已没没心没肺的放纵,换而言之,一时的贪婪总能换来无穷无尽身体的抗议,我缴械投降了,成了老兵中的一员。虽然以前很不想,但原谅我,越长大,越有样叫理智的东西越发的膨胀。

    凌晨45点的天是湛蓝色,我坐在马桶上望着外面,眼睛有点泛酸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   
     
     
  • 2016-06-05嗨,六月

    开始有停止这边记录的念头,其实记录在手机备忘录里不是更方便的事吗?反正又不是要给谁看。

    但是又有些犹豫。在我看来,还会写博客坚持记录的人,有一份纯真和执着在。哪怕有一天再也感受不到青春岁月的舒畅感。

    我是个在晴天也不畏惧别人的眼光,会穿着雨靴的人。我觉得这是个值得珍惜的宝贵特质。虽然有在成长,有在成熟,但是这个跟某些特质无关。世界上那么多办事认真利落,成熟又稳重的人,区别开来的不正是哪些每个人特有的特质吗。

    我感觉自己写的很幼稚,哈哈,好像又回到了大学那个什么也不懂的鲁莽少女。

    嗨,六月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   
     
     
  • 2016-04-14叨叨

    二零好十几年我开始停止阅读。二零好几十年我开始停止新的音乐。二零好十几年我开始拒绝看沉闷的片子。

    二零好十几年,我在日复一日的叨叨中度过,紧张又习惯。

    每天开始有不同渠道的骚扰面试电话,还有夹杂在中间的楼盘售楼处和小额贷款的信息。

    今天起来拉开窗帘,外头灰蒙蒙的一片。我洗了草莓,听着猫王,打算更新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   
     
     
  • 豆瓣网友分享了篇他在北欧南部的一个港口小城霍森斯读书时,常做的一碗羊肉pasta。这让我想起,在那么多时间都一个人处在家的我,常做的杂菜炒饭。

    百吃不厌。

    味道好不说,最主要的是自从大学有过便秘的经验后,每顿餐饭都要有蔬菜变成了我的强迫症。一来效率极快,通常从准备洗切炒到开吃只消半小时,二来大大的满足了我最大的“健康需求”,三来能消灭冰箱的残渣剩菜。所以无可厚非的成为了我一人食的首推。

    容易出水的绿叶菜不会选,在开始试验阶段用过白菜,以至于最后炒出一碗湿漉漉的白菜泡饭。通常花椰菜,荷兰豆,胡萝卜,玉米粒,青豆,鸡毛菜,卷心菜都是我的首选。口感有层次,营养更是丰富。啊,想想就满足。

    会打一颗蛋,少许盐浇加黄酒,再撒些葱花。然后把放在冰箱1、2天的白饭倒进去一起搅拌,最完美的蛋炒饭不是要做到颗颗分明,都能裹上蛋液嘛,我索性就从初级阶段就直接一起搅拌了:目~

    然后把切配好的配料先倒锅里炒,差不多半熟了就把蛋液饭倒进去一起炒~这个时候加些生抽,一点盐,倒些醋(个人口味,喜欢吃醋),然后整个一锅炒啊炒,炒啊炒。临出锅关了火,撒些胡椒粉再翻炒几下,恩,完美~开吃~

    除了小白还没给别人炒过这个杂菜炒饭,总觉得给来家玩的客人吃这个有些寒碜。不过现在倒是觉得,不乏为自己的私房菜。所以~

    欢迎来我家吃杂菜饭:)